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点击香江\透过“辖”字看基本法要义\屠海鸣

2020-04-22 04:23:22大公报 作者:屠海鸣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国务院港澳办昨天连发三稿,其中在《中央有权力有责任维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一文中,对香港社会围绕“两办”发言人谈话是否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存在不同看法,再次作出正面回应。港澳办、香港中联办近日接连发声,批判香港立法会议员郭荣铿等人违背誓言、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这是“两办”代表中央政府发出的严正警告,是维护基本法权威的合法合理之举,却被反对派议员曲解为“干涉香港内部事务”。实在是无稽之谈!

基本法第十二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

什么叫“直辖”?先看一下“辖”字的含义。一是作为名词使用。古时候,是指大车轴头上穿着的小铁棍,其作用是管住轮子使其不脱落;二是作为动词使用,比如“辖制”。无论是作为名词,还是作动词,“辖”的“约束”“管控”含义都非常清楚。厘清“辖”字含义,“直辖”的意思就非常明确。也就是说,香港特区受中央人民政府直接管辖。

中央对香港拥有最终管辖权

怎样理解基本法第十二条?至少有三层含义。首先,香港属于中国,并非“无主之地”,这是前提。其次,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权,这些自治权是中央授予的。再次,中央政府对香港拥有最终管辖权,香港并非“无法无天之地”。

按照基本法的规定,中央授权香港特区治理内部事务。如何治理?基本法设计了行政、立法、司法三大机关的政治架构,形成了三大机关相对独立、相互制衡的机制。如果这个机制运行正常,则中央就不用操心。如果哪个地方出了毛病,导致这个机制运行不正常,中央则有责任监督其回归正轨。“辖”的含义就在这时体现出来。

眼下,香港的运行机制出了问题。立法会自去年十月复会以来就陷入瘫痪。按照议事规则,立法会要正常运作,先由内务委员会选出主席,由主席主持工作。以往,选举主席只需要十几分钟就搞定,但这次由内务委员会副主席郭荣铿主持选举,竟然拖了半年、开了15次会,还没有选出主席。

主席如此“难产”,是郭荣铿及一众反对派议员不情愿其产生。郭议员公然宣称这么做就是为了阻止《国歌法》等法案的通过。事已至此,中央不得不行使最终管辖权。理由有二:

第一,国歌是国家的象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已于2017年11月4日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尽快完成该法的本地立法是香港立法机关应尽的宪制责任,这涉及到“一国”原则,并非“香港内部事务”,中央必须管。

第二,基本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立法会“根据本法规定并依照法定程式制定、修改和废除法律”。这一款规定了立法会的立法功能。如今,立法会瘫痪,丧失此功能,就违反了基本法,中央不能不管。

“两办”代表中央政府处理涉港事务

对于“两办”发声,反对派称违反了基本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该条款规定:“中央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如需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机构,须征得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同意并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反对派认为,“两办”适用于该条款。这是对基本法的无知,是对国家治理体系的无知,抑或是曲意解读。

中央人民政府在行政上是指国务院,国务院统筹全国,事务繁多,需要下设多个部门来处理具体事务,港澳办就代表国务院处理涉及港澳的事务,而香港中联办的全称是“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正是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处理涉及香港特区的事务。

显然,“两办”不是“中央各部门”设置的机构,而是中央政府设置的机构。以中联办的设置为例,二〇〇〇年一月十五日,国务院以“国函”的形式发出《国务院关于更改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澳门分社名称问题的通知》。请注意,这个档是《通知》。也就是说,中央政府决定后,通知香港特区,并不需要“征得特区政府同意”,不属于基本法第二十二条中所指的范围。

中央政府,及代表中央政府处理涉港事务的“两办”,不会插手香港的内部的事;但如果行政、立法、司法机关运行出现障碍,那就关系到落实基本法的大问题,涉及到“一国两制”能否在香港得到全面准确的落实,“两办”有责任代表中央政府进行监督。这种情形,正如“辖”作名词使用,是指古代大车轴头上穿着的小铁棍,作用就是管住轮子使其不脱落。

议员行为失当须追责

时至今日,人们不禁要问:郭荣铿议员是哪里的议员?他不是美国、英国的国会议员,而是香港立法会议员。然而,郭议员公然宣称瘫痪立法会内委会是为了阻止《国歌法》法案通过。这是公然对抗“一国”原则。

如果不承认“一国”,“两制”没有存在的必要;如果没有“两制”,香港特别行政区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如果没有特别行政区,就没有香港立法会,立法会议员也就无从谈起。这个逻辑并不深奥!但郭荣铿及一众反对派议员却在体制内反体制,这是荒唐可笑,也是卑鄙无耻的!

由于郭荣铿等人的阻止,现时多达14条法案未能成立委员会审议,超过80条附属法例未能在修订期限前及时通过。

郭荣铿在就任立法会议员时曾宣誓“定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尽忠职守,遵守法律,廉洁奉公,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服务。”难道他就是这样“拥护”“效忠”“服务”的?

透过“辖”字看基本法的要义,如果立法会议员脱离了基本法的管辖,那就天然地丧失了议员资格,郭议员如此无法无天,应负法律责任,必当追究到底!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进展智库主席)

注:《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快三官网  秒速飞艇平台  台湾28平台  秒速赛车pk10  极速飞艇彩票  一分彩官网  五分时时彩  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官网